如何避免巴黎圣母院式之殇?中国木质古建筑更需“小心火烛”

发布时间:2020-09-16
var contentimageurl = 'http://img.xinmin.cn/xmwb/2019/4/NEM1_20190417_C0323907806_A1623357.jpg';

图说:巴黎圣母院火灾  来源/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一夜之间,856岁的巴黎圣母院(始建1163年)起火的消息席卷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这一事件,更引起国内古建筑保护专家的反思——博物馆和古建筑如何纳入现代消防体系,避免文明之殇?

  有报道称,在中国,类似的古建文物毁于火灾的事件并不鲜见。据不完全统计,仅2009年-2014年间,全国文物古建筑就发生火灾1343起,其中包括世界文化遗产,全国、省、市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等。

  1343起火灾,这对中国文化保护是不能承受之痛!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曹永康指出,相比西方,我国古建筑多为砖木结构,更容易遭受火灾的袭击,中国木结构建筑火灾风险极高,这也是为何早期木结构建筑存留寥寥的主要原因。

  2019年2月,国家文物局通报2018年度全国文物消防安全情况,较2017年度,2018年度文物火灾事故数量总体有所下降,接报的12起文物建筑单位火灾事故中,涉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起,分别是西藏拉萨大昭寺火灾事故、北京市颐和园瞰碧台火灾事故以及北京市清华大学早期建筑明斋楼火灾事故。3起事故过火面积均在60平方米以下,文物建筑未受重大损失。在这些火灾事故中,电气老化问题日益凸显,由此引发的事故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去年占比更是达到了50%。尽快出台《文物建筑电器火灾防控技术标准》是国家文物局今年的重要工作之一。

图说:火灾损毁的部位

  据上海交大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提供的信息,今年4月在苏州举行的“文物古建筑防火监控‘智能+’技术和应用”研讨会上,重点就文物古建筑早期预防的重要性、人防加技防的具体措施,以及成功解决方案和创新技术应用展开讨论。会上针对火灾防控中的结构防火、材料控制、设施防火和管理四个基本要素,给出许多细化可行的解决方案及原则:古建防火首要原则是保持原貌,不得随意拆改;要以原有建筑为核心,根据建筑特点和使用特性确定相应的火灾防控方案;制订专有的火灾防控标准;采用专有消防设备设施;预防为主;运用网络技术,将自动消防设施探测的火灾动态及时与相关人员完成信息交互,提升人防加技防的综合火灾防控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修缮过程也会增加火灾危险,曹永康指出应“警钟长鸣”,如大量存放易燃、可燃物料,违规大量使用电动工具和明火作业都可能引发火灾。

  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卢永毅告诉记者,自己曾经与参与巴黎圣母院修缮工作的专家多次交流,事实上,这幢著名的建筑一直在维修,已经修缮了近50年。她认为,法国在古建筑保护的理念、技术及安全性等各方面均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发生了巴黎圣母院的悲剧,这对于技术与理念仍然不足的中国古建筑保护来说,亟待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提升全民对于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和消防普及意识。

图说:文明之殇

  “目前调查结果未出,我们不能胡乱猜测大火的原因”卢永毅说,但一般来说,电路故障和雷击,是古建筑火灾的主要原因。古建筑绝大多数为木结构或砖木结构建筑,自身抗火能力就很差,加上年代久远,极易被引燃,火灾危险性本身就高。而且,在古建筑救火过程中,亦存在难点。卢永毅介绍,此次巴黎圣母院火灾中,考虑且实施了诸多先进的救火方案,比如机器人、泡沫救火,最后甚至计划采取直升机救火的方式,可是,巴黎圣母院现在的结构强度,显然无法抵御强水流的冲击,有可能出现整幢楼坍塌的风险。于是,救火时只能采取相对稳妥的方案,最后,尖塔的木质结构基本被焚毁,幸亏主体建筑是石头,保留了下来。

  而中国古建筑的主体均为木质结构,一旦发生类似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事实上,全球古建筑的起火事故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鉴于救火时的种种难点,我国古建筑防火的原则是,预防高于灭火。古建筑的结构强度,既禁不起直升机的喷水,也禁不住高压水枪的喷射。此前,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单霁翔推出故宫禁烟禁火种的规定,就是出于防火考虑。

  对此,早有专家提出,应加大我国古建筑保护的立法工作。目前,相关部门已颁布了《文物建筑消防安全检查规程》、《古村寨火灾防控导则》、《文物建筑防火设计导则》、《文物建筑电气火灾防控导则》等规范,提升文物单位消防安全管理能力和水平。

  当然,古建筑内需要完善消防安全设施,除此之外,古建筑的消防安全需要培养一批复合型专业人才,既要懂得消防知识,又要了解古建筑结构。

  有专家指出,中国地域广大,不同地区气候、环境状况各异,针对不同地区的古建筑,应具备个性化的防范方案,比如,故宫就有专门的消防团队,会不定期进行消防演习,能够对于古建筑独特的木结构对症下药。

  对于中国古建筑保护来说,还有一个特殊性需引起重视:每当黄金周、小长假的时候,许多重点保护单位就会游人暴满,部分游客不顾禁烟规定,丢弃火种的现象屡禁不绝,成为重要的火灾隐患。如何加大处罚力度,如何增强国人的文物保护意识,都是要解决的问题。

  新民晚报记者 张炯强 易蓉

  【相关链接】

  古建文物发生火灾绝非个案,上海交大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整理了近60年来的“火之殇”——

  1950年12月1日,北京皇城六门之一的西安门毁于火灾,大火是由于靠近城门的一个炸油条的棚商炸货起火后而被殃及的。

  1958年1月3日,山东省青岛市崂山白云洞庙因用火失控引起火灾,烧毁唐建殿宇5间。

  1959年9月13日,国保单位,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大成殿遭受雷击起火被毁,殿内263件文物也被烧毁。

  1968年11月3日,国保单位,河北省易县清西陵昌陵因电气短路失火,昌陵及东西配殿被烧毁。

  1970年4月,四川省梓潼县玛瑙寺因生活用火不慎引起火灾,整个寺庙1000平方米被毁。

  1971年4月8日,四川省峨嵋山金顶寺、永明华藏寺因工作人员违章作业,发生火灾,烧毁建筑8200平方米。

  1973年7月25日,江苏省南京市鸡鸣寺因电气短路引起火灾,殿宇全部被毁。

  1981年4月10日,北京景山公园寿皇殿戟门,因夜间充电无人看管,短路失火,致使建于乾隆十五年(1750)的重要文物古建戟门被毁。

  1984年6月17日23时30分,国保单位,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强巴佛殿,因白炽灯烤着哈达、帐幔,发生火灾,烧毁古建佛殿64平方米,铜质镏金佛像8尊,佛经100余部。

  1985年4月7日,国保单位,甘肃省夏河县拉卜楞寺大经堂因灯烛引燃可燃物引起火灾,将可容3000喇嘛诵经的大经堂全部烧毁。

  1988年2月8日,澳门妈祖庙失火,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天后大殿全部被毁。

  1995年8月5日,国保单位,河南省登封市少林寺大雄宝殿,为劣迹僧纵火,局部建筑被毁。

  2003年1月19日,世界文化遗产武当山古建筑群的遇真宫主殿突发大火,最有价值的236平方米的3间正殿化为灰烬,周边文物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2006年6月27日,国保单位,福建省宁德屏南县的百祥桥发生火灾。

  2007年3月7日,刚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不到1年的贵州省铜仁市川主宫,因作为茶楼经营引发火灾,整个建筑几乎完全被烧毁,仅剩大门过火面积达800余平方米,是近年来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最严重的火灾事故之一。

  2009年9月12日,建于明洪武十二年的福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浦城县镇安古廊桥被大火烧断坍塌。

  2014年1月11日凌晨,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县被称为“月光之城”的独克宗古城,发生火灾,三分之二被焚,烧毁房屋242栋,很多文物、唐卡及其他佛教文化艺术品被烧毁。

  2014年4月6日凌晨,世界文化遗产,云南省丽江束河古镇火灾,过火面积490平方米。

  2014年7月28日凌晨,国保单位,宁波老外滩天主教堂发生火灾,过火面积约500平方米。

  2015年11月29日零辰29分,国保单位,重庆黄山抗战遗址群中草亭发生火灾,过火面积174平方米。

  2016年8月12日,国保单位,辽宁省北镇市北镇庙鼓楼因雷击发生火灾,鼓楼一层木结构部分烧毁,二层木结构绝大部分烧毁。

  2017年10月30日,国保单位,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大城子镇法轮寺东配殿发生火灾,东配殿基本焚毁。

上一篇: 王安忆:年轻人要伸长触角的半径

下一篇: 弘扬抗疫精神 绽放青春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