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化”被叫停,幼小衔接班照旧?(2)

发布时间:2020-09-16


部分家长不理解学龄前儿童的发展规律,希望孩子提前学习学科知识。 图/视觉中国

  (上接D01版)

  原因   

  家长过度焦虑,机构推波助澜

  对于市场需求的现状,北京第壹宝贝幼小衔接教育创始人吕付国坦言:“幼小衔接其实应该帮助孩子养成行为习惯、培养集体意识等,但是现在整个行业基本以学科教学为主。其根源是一些家长想‘抢跑’,机构投其所好,其他家长跟风,超前教学就兴起了。尽管需求存在,但当这种需求被整体放大,就成为了商业逻辑。”

  不少家长表示,选择一些幼小衔接课程是出于无奈。张先生的女儿正在幼儿园中班就读,在他看来,大部分家长都希望孩子儿时能够自由快乐地成长,但又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出于焦虑所以报名了培训班。家住房山区的刘女士在帮孩子选择该类课程时发现,单一培养孩子学习习惯的课程很少,大多数都是与“拼音课”、“算术课”捆绑。“虽然孩子都会,但也不得不为他报了名。”

  北京教科院早期教育研究所所长苏婧认为,一方面,部分家长没有充分认识到学龄前儿童的身心特点和发展规律,对于提前学习学科知识愿望强烈;另一方面,部分小学设置招生门槛,或并不是真正的零起点教学,存在教学进度过快等问题让家长不得不进行“补课”。

  对于家长们担心的学习习惯等问题,不少专家表示不用过于焦虑。苏婧介绍,幼小衔接一直是学前教育的重要话题。其实幼小衔接问题不是到孩子五六岁才发生,它是贯穿于幼儿在园整个阶段的,比如良好的学习习惯、生活习惯,同伴交往能力,健康的心理培养等。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大班,更有不少针对性的课程和内容:例如,如何认知时间,10分钟能做什么事;认识小学,画出心中理想的小学等内容都会在幼儿园教学中涉及。通过游戏的方式,培养孩子的良好的学习品质和习惯,为其进入小学学习及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石景山区某小学三年级语文老师赵心(化名)表示,在学生入读一年级期间,学校也会给予孩子适应和过渡的时间。“考虑到刚升入一年级的孩子,注意力不集中,自控力较差,会在课堂中安排小歌曲、课间操让孩子放松,或者以游戏等多种形式循序渐进教授知识,尊重这个年龄段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赵心表示,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孩子们都能够顺利过渡。

  ■ 焦点问答

  1 该不该上幼小衔接班、学前班?

  李宁(家长,化名,儿子就读小巨人幼教中心方庄路校区):孩子比较调皮总是坐不住,担心他不能适应小学那种规规矩矩的生活。去年,我为他报了45周的学前班,还是有效果的,孩子至少能坐得住了。但整个课程安排比较满,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孩子会有点累。

  赵心(化名,石景山区某小学三年级语文老师):我了解到,一些机构开设的衔接课程安排十分紧凑,有的甚至比小学还要忙,不建议家长选择。这类课程设置不符合这个年龄段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会给孩子带来压力。

  贾红斌(北京市语文特级教师,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语文学科主任):孩子提前学是可以,但要看学什么,不建议提前学习语文课本的知识。如果提前学了,孩子真正上课学习时,会认为自己已经很会了,就不认真听讲了,反而不利于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而且,如果提前学却没有真正学会,会形成“夹生饭”,也不利于学生真正掌握知识。

  2 不上幼小衔接班是不是就跟不上了?

  贾红斌:不少家长担心不提前学拼音、识字,到一年级就跟不上了。我个人认为不是这样的。拼音的学习并不难,只要跟着老师认真学习,时间是够用的。拼音是辅助学习文字的工具,在今后的学习中不断巩固,就会扎实起来。在识字上,不提倡提前学习语文课本上的字,而是在生活中识字,在阅读与诵读中识字,在语境中识字,让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语文学习的乐趣,这样孩子就会逐渐形成学习的能力。

  赵心:习惯的养成比知识的习得更加重要。对于一些学科知识,只要孩子课上跟着老师认真学,家长及时引导、督促,一般来说是没有问题的。而学生在升入一年级时,部分会出现注意力不集中、坐不住、丢三落四等问题,这方面更要引起重视,在家庭教育中给予孩子适当的引导。

  3 家长如何帮助孩子过渡?

  贾红斌:在语文学习方面,可以提前背诵古诗与韵文,在背诵的同时多认字,提前阅读,学会提问,不要只盯住语文课本的学习,要让孩子在生活中感受语文的存在,多思考、多联想,培养语文学习的兴趣和素养很重要。

  苏婧:家长可以有选择地安排一些有助于培养良好学习品质、习惯的课程。但也不可完全依赖社会培训机构。需要提醒家长的是,学习习惯、交往能力、健康乐观心态、学习品质的培养是贯穿在孩子整个教育过程中的,家长要注重言传身教。

  声音

  ●苏婧,北京教科院早期教育研究所所长

  此次政策的出台具有一定的力度,有利于为孩子和谐、健康成长营造更有利的环境,为孩子健康成长保驾护航。但是,去“小学化”是个系统工程,需要系统里面的各个要素:幼儿园、小学、机构、家庭等协同起来共同努力。”同时,“去小学化”不能够“一刀切”,而是要从更深层的“观念”、“理念”角度来改变,即是否尊重儿童的发展特点、符合教育发展规律,避免机械、生硬地理解和执行“去小学化”。

  ●吕付国,北京第壹宝贝幼小衔接教育创始人

  目前,行业内幼小衔接课程基本以学科教学为主,功利化比较严重,此次整治行动会对不少机构产生影响。机构的转型需要一定的时间,而由于学前班招生时间的特点,许多家长已经报名缴费了2019年的课程,这部分存量的消化是个问题。如果太快停办,家长大规模退费,可能会出现机构跑路的情况,因此,部分社会培训机构或需要一定的缓冲时期。

  同时,希望政府给予民办机构更多的帮扶和引导,在整治不良做法的同时针对培训机构如何做幼小衔接给出更多建议,指导机构哪些可以做,应该怎么做,如何对公立教育形成好的补充,帮助机构找到发展方向。

  ●张洪伟,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创始人

  此次整治对部分区域的“幼小衔接”课程有较大影响,可以将之看做是此前四部委整顿培训机构的延续,是国家改变大的教育环境的一环。从政策内容来看,此次措辞非常严厉,各阶段目标非常明确,对于课程内容、教育方式等提出了具体的规范,相当于掐掉了供给,而“坚决纠正招生入学中面向幼儿组织小学内容的知识能力测试,或以幼儿参加有关竞赛成绩及证书作为招生依据”相当于抑制了社会对“小学化”教育的需求;这两点能够减轻家长的焦虑。

  但叫停“小学化”并不意味着学前教育机构没有生存空间,未来“幼小衔接”的发展方向是轻学科,重素质,比如提高孩子对安全的认知,对自然的感悟,对天文地理的了解,对音乐美术绘画的兴趣。这些需求可能在幼儿园内难以完全被满足,因此,社会机构在幼儿素质类教育上仍然大有可为。

  D01-D02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 冯倓秋

上一篇: 就读公办国际部是怎样的体验?

下一篇: 事业单位招考笔试第一面试资格被取消 专业不符可以报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