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科院小院士表彰仪式上,导师呼吁:让孩子有时间做点“无用”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0-11-21
var contentimageurl = 'http://img.xinmin.cn/xmwb/2018/11/NEM1_20181125_C0323445183_A1400547.jpg';

  说起昆虫,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有点脏兮兮,会担心它是否有毒,甚至觉得恶心。但对上海市育才初级中学学生臧一芃而言,昆虫的世界曼妙神奇。他在家里饲养了许多昆虫,并对它们进行观察和实验。正是这份浓厚的兴趣,让他完成了一次次科学探究,也为他赢得了“上海少科院小院士”的称号。

  昨天,他和另外19名小伙伴在2018年“雏鹰杯”红领巾科创达人挑战赛暨第十六届上海少科院小院士表彰仪式上,从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永莲、中国工程院院士戴尅戎手中接过证书。

图说:上海少科院小院士表彰仪式现场 来源/主办方供图

  臧一芃说,观察昆虫,犹如走入了“迷魂阵”。2014年,他查阅资料,第一次培育出双叉犀金龟幼虫。鞘翅目的昆⾍鞘翅色彩绚丽,小臧好奇,它们的色彩从何而来?于是,他把阔花金龟与蝗虫的标本分别泡入酒精中,几天后再拿出来,可以看到阔花金龟依然是金属色,但是蝗虫已经没有原来的颜色。查阅资料后发现,原来,阔花金龟的颜色不是由色素产生,而是由薄膜干涉产生的。然而,很快他又发现,并非所有的金龟都不褪色,来自坦桑尼亚的白条绿花金龟放到水里立刻褪去颜色,只不过水分蒸发完以后,它的颜色又会变回来。小臧利用显微镜对它进行研究后发现,它的褪色和变色龙不同,是“被动变色”,这样的变色更轻松、更快速,无需消耗太多的能量。

  如今,小臧的探究还未完成,在小臧眼中,科研最大的乐趣不在于一局定乾坤,正在于这一步步抽丝剥茧的过程,不断寻找答案,于答案中发现新的问题。从兴趣出发,他还参加了上海自然博物馆《我在自博做标本》课程后,博物馆丰富的生物标本和资料,博物馆专家老师研究方法和过程,使他对昆虫研究的兴趣更浓厚了。

  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青年创业研究中心主任孙金云看来,小臧喜欢的这些看似“无用”的事情,恰恰是青少年时期独有的宝贵经历。

  “我们普遍认为,有些事情是学来有用的,因为他会出现在高考试卷上,因为他能给你的简历加上一行。有些事情是没用的,因为它占用了孩子做作业的时间,因为它让孩子‘玩物丧志’。但是,当我们看看以上这些内容,就能发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让孩子的眼睛发亮的每一个瞬间,都有着属于他们的意义。”孙金云说。有的老师曾经给孩子布置这样一份作业,让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一颗生鸡蛋能够从一层楼以上的高度掉落到地上,但是不被摔碎。孙云金认为,这份作业关键在于,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应该是孩子自己想的。比如,为什么鸡蛋掉在地上会碎?怎么样才能让鸡蛋的各个角度都被保护到?在这个过程中,家长可以给予帮助,可以帮忙提供工具,一起动手。但最重要的,还是孩子们在这个过程中的体验,一次又一次实验中的进步,还有最后完成后的成就感。

  “这样一种来自孩子们的最纯粹的好奇心和创造力,是需要我们家长、老师、学校、社会,一起想尽办法去悉心维护的。”孙金云希望,教育不是让孩子变成“被束缚的活水”,应当帮孩子们重新找回学习的乐趣,让他们为了学习而学习,而不是为了考试而学习。在太迟之前,帮孩子们保持着一份学习的赤子之心。他坦言,自己从来不鼓励孩子在课间做作业,因为课间休息就是用来让孩子们休息的,这样才便于接下来能够更加愉快的学习。而教育的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去激发孩子开拓的兴趣。

  新民晚报记者 陆梓华

【相关链接】

  “红领巾科创达人”挑战赛活动由共青团上海市委员会、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少先队上海市工作委员会主办,上海科技馆、上海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中福会少年宫、上海航宇科普中心联合承办,旨在通过活动培养青少年热爱科学、学习科学、勇于实践、敢于创新的科学精神。今年的挑战赛分设四个竞赛类目,分别是自然生物小实验、智能设计小制作、航空航天小论文,还有包含生活小创造、社会小调查和科学小创想的综合类。

  上海少年科学院于2003年成立,迄今共培养出391名全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13名上海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市长奖获得者,190位上海少年科学院小院士。

上一篇: 2014年乐山法检系统面试成绩及总成绩排名公告

下一篇: 雅安市公务员招考体检结果及递补体检通知